雲夢

隨風飛舞 自在飄移

2

減一

病床數又少一床了。

一個跟我們相處超過4年的病人,前兩天在加護病房去世了。

臨去的時候身上了滿是管子,意識早就昏迷全身水腫嚴重。不管怎麼說,離開時候的痛苦一定不輕。為他心痛是難免的,可是我們身為外人,又何嘗不懂家屬的想法。

也許藥再下強一點,他就會好轉,也許再做了什麼,他就會醒來。也許,還抱著些許希望能像以往一樣。

可是,其實他們心裡也知道,因為久病臥床,堡壘早就不堅固了,細菌一旦進攻,已經快速失守,更何況細菌通常是進階版具抗藥性的,抗生素是雙面刃,後線(依細菌選擇抗生素,通常有一到四線,四線無效那可能無藥可用)的藥物越強副作用也同等增加,虛弱的病體又如何能承受?

原本已經打算讓他舒服的度過這一段時間,採取非常不積極的治療方式,能讓他舒服的睡著不喘是最好。可是後來基於某個不可抗拒的因素,他轉進了以積極治療為主的加護病房,藉由洗腎又過了幾天時間。

他真的走了。

真的真的誠心希望,在天上的他再也沒有病痛。

P.S這一篇其可以獻給所有曾經讓我們照顧過,並且永遠離開我們的那些天使。

工作閒談

藍兒 • 2009/06/26


Previous Post

Next Post

Comments

  1. 藍兒 2009/06/27 - 22:18

    @Venson
    也是賭吧,賭那一線生機。
    也有人經過急救以後又活好久的,至於如何活著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    至於先交代嘛,不一定有用。畢竟必須要家族的人都同意不急救才行。身為患者常常沒什麼決定權。

  2. Venson 2009/06/27 - 10:35

    人生啊~~都是這樣,生的時候由不得自己,要走的時候也是常常由不得己。若我是那位病患,我肯定會早點交代家人…說什麼都別”盡力”來救我…
    畢竟,救活了…又是痛苦的開始…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