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夢

隨風飛舞 自在飄移

4

[夢日記]帶刀

下午醒來,覺得活著真好。這次的夢走驚悚路線。

最恐怖的請看到最後一句。

原本只是個旅遊,我和幾個在不同時期認識的朋友(現實中他們互不相識)坐在火車上,說是火車,到不如說像小型的小火車,外觀非常的簡陋。但車子裡有沙發、有窗簾,乍看之下還挺華麗的。

外面是森林,我們行走在其間,我一邊聊天一邊看著窗外。

歡樂的氣氛並沒有維持很久。

領隊,或者說比較像導遊,是一個年輕男子,應該不過40歲,蒼白瘦長,行動十分敏捷。(描述的這麼仔細是因為他的畫面挺多的)

他一邊不停的像我們解說這個地方的傳說和景點介紹,一邊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們,正確的說法應該是,看著我。周圍人似乎除了我沒有人感到異樣。

火車逐漸越爬越高,空氣也越來越冷洌。

終於到了中繼站,我們慢慢的走下火車,身上穿著冬衣,一個一個依序下了火車。

由於只有火車上有廁所,休息站只有簡單的涼亭和簡易 的食物,我一個人踱步回火車上,其實風景很美,我慢慢走慢慢欣賞風景。

沒想到從廁所出來後,導遊迎面向我走過來,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就打算再次下火車。

就在我轉過身的當口,我感到胸口有異樣的感受,低頭一看,竟然是一把銀色的小刀。

(從這裡開始,視野就不是第一人稱,而是旁觀的角度)

我緩緩的倒下來,導遊跨過我下了火車。

沒多久,我神色自若的下了火車,胸口的小刀還好端端的插著。

(咦?這次該不會又是妖怪之類的吧?)

(怪力亂神的故事看多了,夢也常常出現這些奇怪的存在)

我回到團體裡,繼續玩樂,奇怪的是,除了我自己,其他人似乎不覺得我有什麼不對,好像我的胸口沒有插著把刀子。

(這裡應該解釋說,刀子被我隱形或者是有其他的原因刀子其他人看不到吧?)

(接著視野又回到第一人稱)

我低頭看著刀子,除了疼痛外,行動沒有什麼問題,當然受傷的人虛弱點沒什麼奇怪。

其他人只是好奇我的蒼白,沒有發現什麼不對。

於是我們繼續行程,重新上了火車。

走在人群最後的我,自然也是最後上火車。我踏上火車樓梯之後,眾人瞠目注視著我,原來我站立的地方,剛好是剛剛被刺傷的地方,血液這時候緩緩的從傷口流淌而出,在地上形成紅色的小水漥。

我嗚住胸口試圖止血,不過劇烈的活動只是加速虛弱(?)。

(又再度更換視野,我看到的是我已經半坐在地上)

接著周圍突然吵鬧起來,他們不知道為什麼懷疑導遊有問題,一群人把導遊壓在地上,搜他身。

果不其然掏出幾張文件,是關於我的房間(還是房子)的記錄,上面寫的是一個人的簽名(不是我的,應該是上任屋主)和幾行文字。

導遊也許是因為房子想要除掉我(在夢裡覺得理所當然,現在想想這理由實在是太牽強了吧?而且殺了我之後的退路勒?)。

這時候,我身上的血已經消失了,地板上也沒有血跡,我仍舊維持剛上走火車的樣子。

又回到剛剛被刺傷後的情形,眾人好像忘記我的慘狀,又繼續行程,只是這次已經沒有導遊了。

然後,我就維持著胸口一把刀的狀態繼續生活(咦!?)。

鋪陳這麼長,我真的覺得前面噴血都沒什麼,最後的那句話才真的恐怖欸,夢中的我真的胸口插把刀子走在路上欸~~~~。

夢日記

藍兒 • 2009/10/15


Previous Post

Next Post

Comments

  1. 那個路人 2010/06/16 - 13:46

    在巧合下又拜訪了呢,也看到了您的回應.

    正因為是自由心證,所以解夢要由本人去解才有意義.

    像是佛洛伊德與榮格都是很好的例子.
    他們解夢也都是用自己的想法去解釋的,
    不過他們與一般人不同的地方是建構理論加以解釋.
    應該說他們是色老頭與魔法師間的衝突嗎?
    ((忍不住就寫了無意義的東西了,抱歉.其實重點是第二句話.

    • 藍兒 2010/06/16 - 14:19

      @那個路人:
      哈哈,那我們可能有緣份喔,歡迎你常常來玩XD
      大概就像你說的,夢境的內容和其含意只有本人才會懂。
      我覺得西方人比較重視那方面的關係,東方人反而注重工作和生活,所以要解夢可能要找中文的書了。

  2. 某個路人 2010/05/14 - 07:31

    身上還插著刀,可能暗示著某種傷害雖然沒有嚴重影響卻永遠存在.
    不過解析夢境都是自由心證的.

    • 藍兒 2010/05/14 - 11:02

      @某個路人:
      都有可能啦…
      不過真的,我也覺得解夢是自由心證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