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夢

隨風飛舞 自在飄移

夢日記之延伸

image

工作很長一段時間了,簡直灰頭土臉。

這天我起床的時候覺得有點異樣,應該在家休息的,可是我還是去上班。

過幾天我漸漸起不了床,從努力去上班到後面早退,最後就不再去上班了。

我開始一個人在家裡,不出門但也沒去醫院。

生病的過程不停有訪客。

於是我一邊不舒服,一邊接待訪客。

「你還好嗎?」對方問。

「還可以。」

下一個訪客繼續問。

「你還好嗎?」

「還好。」

下一個。

「你還好嗎?」

「咳咳咳!」眼神示意送客。

訪客落荒而逃。

訪客一批一批的來,每個人都像這樣只是意思意思問一下。

到後面我已經不能起床,但訪客還是絡繹不絕的出現在床邊。

「你還好嗎?」

「還好。」

我咳血了,床邊被我扔滿了帶血的衛生紙。可是同樣的情況依然沒改變。

「你還好嗎?」

「還好。」

訪客們還是來問好後又離開了。

最後我連回話都沒力氣。

當又來幾個訪客喊著我的名字進來的時候,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喊:

「不要再問了,我不知道我好不好啦!」

「唉呦,怎麼搞成這樣,怎麼這麼不會照顧自己!」來人開始在床邊收拾起來。

「媽?」

其實最後一段是我想的,夢裡還在「你還好嗎?」的時候我就醒來了。

夢日記

藍兒 • 2009/11/20


Previous Post

Next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