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夢

隨風飛舞 自在飄移

札記0908

其一、

清早6點半不到就被挖起來。大概有三個月沒這麼早起床了。

要去人生第一次的懇親會,爸媽從上禮拜就開始興致勃勃的手忙腳亂準備著。家裡終於有壯丁從軍去了,雖然幾經考慮替代役,最後還是決定等到兵單就入伍。

進入營區之後,一路上都是穿著迷彩服的阿兵哥在指揮,我們依著指示進入停車場。

兵營不愧是台灣最有紀律的地方,連停車都必須依指揮,想選位置都不行,然後被傳喚編號的弟弟就出現了。弟弟帶我們到休息區,一眼望過去都是一群又一群的家屬,明明等會兒就可以放假回家了,每張桌上還是擺了滿滿的食物。速食就不用說,還看到不少冰桶和保溫鍋,總之,7點到10點半左右是新兵們的放風兼進補的時間。

媽媽一直問著弟弟在兵營的生活,我則看起前方正在播放的DVD,是去年的國慶晚會,有幾段是國軍的演出。

接著新兵們集合然後做了個小型的表演,內容就只是踢正步和喊口號,弟弟說還沒學到什麼,這樣做大概是要讓家長們安心吧,結束後把營區整理好,新兵們就放假了。

其二、

偶爾會把有意思的夢境記載在日記上,日記寫久了,開始有的沒的都寫上去。

這兩天發現過去做的幾個夢可以串連成一個故事。本來只是發現其中兩個的故事有點關係,絞盡腦汁補了點劇情進去讓她更合理,但是補進去的劇情竟然又和另一個夢境吻合。可惜翻了翻,已經沒有相關的劇情了。期待未來的夢境吧。

這三段有一段是這樣的。

A女開門進B女的房間,發現一片漆黑,但是仔細看可以看到一對明亮亮的雙眼,直直的看過來,那是B女。A女試圖走進房間和B女談話,但又仔細一看,B女縮在牆角,腳上擺著畫本,周圍散著顏料,她拿著筆,在漆黑中作畫。

我是B女,但是視角時不時會切換為第三人稱。由於從白天一直畫到晚上,雙眼已經習慣,A女開門帶來的的刺眼光線,讓我忍不住看著她。

會做這樣的夢也是理所當然吧,從白天開始看書看到晚上,如果沒有發現天色暗下來,也不會特別想起來要去開燈。

夢日記

藍兒 • 2012/09/10


Previous Post

Next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