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夢

隨風飛舞 自在飄移

簡筆筆記20130802

第一次看到兩岸服貿協議這個詞,是在郝明義發出的聲明稿裡。身為國策顧問的他參與了這項協議的簽署,但是眼看著負責人什麼預先準備作業都沒有,甚至連對簽署內容的產業都不曾了解過,居然就貿然的簽署兩岸服貿協議。字裡行間充滿了無力和失望。
沒多久,政府公布了簽署的條約,人人都知道其中恐怕有貓膩。
的確,也許中國想以經濟控制台灣的計畫正式展開了。姑且不論中國會有多少人力物力金流進入台灣,其實現況台灣的服務業根本沒有競爭力,難道就要用脆弱無力的幼貓對抗虎視眈眈的猛虎嗎?
可惜,依現況恐怕是如此。
今天看到重啟談判的聯署,但是台灣民眾的力量是多麼的薄弱,至今都無法讓政府停建核四,那麼這政治意圖如此明顯的這一步,又如何讓馬政府停住腳步呢?

簡筆筆記

藍兒 • 2013/08/02


Previous Post

Next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