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夢

隨風飛舞 自在飄移

久違了的白制服

7月8日回學校領回了畢業證書,10號我便重回了護理工作。

#補錄近期的心情記錄

7/10

上班第一天,流程大不同,不用翻身真的是差超多。
新同事大家都超nice,但是糟糕的是藥物都不認識,不是改名字換外觀就是根本沒用過@@
早上卡在對藥到底是該怎麼辦才好…………?

7/11

上班第二天,忙翻了倒底怎麼回事。
兩光又青菜的看護阿姨整個增加了很多麻煩。
又,小醫院的醫生原來都這麼威,真是吃驚了一個下午。
接著據說,隔壁的醫學中心轉來了好幾個隱藏版壓瘡有10公分大的病患,有種每下愈況的淒涼。

總之,繼續不認得藥包裡的藥丸們。

7/12

第三天
下午要交班了…………咦咦咦忘了要怎麼交所以卡
然後每天都在讚嘆處處都有的小巧思,
依然有激動不已巴不得滑下床還會出腳踢人的有趣(?)病人。
又整樓都是一樣的呼吸器,還沒有產生聽音辨位的功能。

7/13

第四天,明天終於要放假了
每天帶我的學姊都不一樣,有點像驚奇蛋,似乎是這樣認識人比較快
而假日班並沒有比較輕鬆@@,今天忙翻了到底是……..
躁動不已的阿嬤們依然神通廣大的掙脫約束帶,兩隻腳朝向自由的方向奔去。

某床之一
「爺爺抽痰!」
面罩下的他點頭,不過等管子備好,他就眼睛死命轉向另一邊不肯看我,經歷了數回被搶抽痰管,掙扎了10分鐘才終於把痰抽乾淨,我抹了一頭熱汗。

某床之二
「阿嬤,管子不可以拉喔,要睡在枕頭上不可以亂動」
好像明白了的狂點頭,但我轉頭走到病床尾,綁著約束帶的手又使勁朝上臉部的管路進攻。

某床之三
大夜班一臉憔悴………
我默默看著床尾的監視器,嗯,心跳180!!!!!!!!
這是一言難盡的人仰馬翻,值班醫師略顯無奈。

某床之四
一晚不睡的阿嬤,一臉不滿的狂揮雙手,頗為亢奮,不管怎麼安撫都無效。
發不出聲音的她嘴裡頻頻念著,似乎要我做什麼,但是我和家屬們猜很久猜不出阿嬤想說什麼,和家屬一同研究了小半個小時,原來是病房裡很多人影,阿嬤害怕不敢入睡………。
小夜班表示驚嚇。

總之就是老樣子都是這一些習以為常的狀況。

7/14

休假

7/15

收假回來,上班第五天

10點開始的查房居然一路查到12點………
改了醫囑,因為單張不一樣,不曉得怎麼寫於是卡住……...
交班順序搞不懂,下一班百般疑惑…………..
發現了我的各種愚蠢

那就這樣了吧…….
笨蛋病是治不好的

7/16,17

第6、7天
每天都有單張沒有簽到名,改一個藥或一個醫囑要改2~3個單子,頗不習慣。但是有這些單張確實方便做事和交班。
還是要趕緊習慣,每天雖然自己會檢查,但還是會被叮嚀。

笨蛋病還沒好,癡呆病又犯了。
p.s.昨天被一個意識清醒的病人氣了一天,完全不肯讓我碰,今天奉上甜點,她說「好啦,原諒你啦」XDDDD

 

藍兒 • 2014/07/19


Previous Post

Next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