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夢

隨風飛舞 自在飄移

5

《嫌疑犯X的獻身》堤 真一 專訪

轉貼自ptt。

picw_fyjp7116062909

資料來源:《嫌疑犯X的獻身》場刊

記者:相田冬二

*《嫌疑犯X的獻身》石神哲哉 役:堤 真一 專訪

Q ──你有看過原著嗎?

堤:有原著的作品我通常都盡量避開不先看。但是這次是要加入已經組成的「伽利略」團隊裡,所以就想先預習一下,這次已經先看過原著了。首先就外表而言,我想我行嗎?不行吧?只是只是外表不起眼就不受到(女性)的關愛,因此而獻身……。就是這麼簡單。將這轉換成,在社會上不被關愛而獻身的人,只看的見這份單純。既然要演的話,加上對外表的要求,我想更應該要追求他內心的價值觀。

Q ──也就是說這次連外表都下功夫囉?

堤:外表的話,就是把頭髮打薄,就在要開拍前才照自己的想法把頭髮打薄。我希望可以跟看起來年輕的湯川有肉體年齡差別。關於姿勢的話就自然演出。至於說話方式,如果是頭腦好的人,會流暢說出來,不過他是位喜歡活在自己的世界的人,所以是位跟人接觸就無法好好說話的人。

就照這樣子詮釋。只是,一直朝下看的話,會對身體不好…平常他就生活在一個小腳落裡呢。大家,姿勢很重要哦(笑)。

Q ──那麼,石神的心理層面…

堤:這部份是謎呢。為什麼他自己會否認自己的人生呢。為什麼會做到這種地步…。我想正常他要自殺時,自認是被她們救了一命,包含這一項。他絕對不是對她一見鍾情才有所動作。不單單是這樣的,是她們母女。大概是她意識到親子關係吧,這部份應該挺重要的。然後這也是他在生命的最後,第一次知道人類之間的愛情。

Q ──那麼,石神也就不是在談戀愛囉?

堤:是的,是因為家人…。因為石神的母親臥病在床,所以他放棄進研究所。對於家庭有所嚮往。說不定他是在只有母親的家庭長大的,所以常一個人在家,因此能夠集中精神進入數學的世界…在自己的腦海。我想他是這樣子活過來的。那對母女健康、有元氣的樣子,給予他很強大的生命力。只要住在那個家庭的隔壁,自己就好像也是那個家庭的一員,會讓他心情變的很好。

光是聽到出門的聲音就很幸福。聽到女兒在吵鬧的聲音也是幸福。我想他是真的很快樂吧。所以才會想要排除掉想要破壞那個幸福家庭的傢伙,對他而言這是理所當然的。這樣來看,不太表現出自己的感情,一切都是淡淡的來演。只要在最後面把感情表現出來就好了。

Q ──如果完全犯罪成功了,石神會怎麼樣呢?

堤:如果湯川沒出現的話,說不定這個事件就這樣子結束了。她們的不在場證明很完美,等警察也不會再追察她們時…我想石神一定會從那裡搬走吧。還給她們自由。這應該也可以算是一種愛情吧。

Q ──也就是說,他並不是想要女朋友。

堤:他是位男人,所以我想他還是會想要女朋友的。我想是因為他是活在自己世界的人。搞不好他是真的想追,只是一直沒有行動…

也就是說他無法跟人好好接觸。比起失敗……他更怕那份恐怖。

我喜歡的戲是,他待在拘留所裡一直看著天板做著四色問題那裡。啊,那個人不論在哪裡都可以做數學問題,其實他在哪都沒關係。不論是在拘留所或是監獄都可以活下去。這邊我覺得反而他更加孤獨、可憐…。只是我們演員這個工作也是個人的,所以他的那份孤獨感,就某意思來說我能夠理解。

Q ──標題「嫌疑犯X的獻身」簡直是在說石神。你是怎麼去看待「獻身」這個詞呢?

堤:有句話叫「奮不顧身」呢。例如誰幫誰看護,這就真的是獻身呢。

獻身並不代表是犧牲。獻身有時是強迫的,所以很困難呢。要根據接受方式,有時也只有滿足當事人就結束了。相互尊重而成立…選擇這個方法的人才叫奮不顧身。石神對坐牢並不覺得怎樣。但是對花岡靖子而言,這件事很大條。我想他最後首次遇到愛情了。

Q ──石神的努力全都付之一炬的結局…。很心痛呢。

堤:拍那場戲我自己也感到很複雜。一開始的確是也喊「為什麼?我明明就做到這種地步了」,但是我發現不是這樣的。我覺得他是第一次知道愛情的滋味。也就是說,他知道了人的行為是數學無法算計的…。那麼,那份愛情是什麼呢。這部份請觀眾們自行猜測吧

影片

藍兒 • 2009/02/17


Previous Post

Next Post

Comments

  1. [日影] 嫌疑犯X的獻身 | PhoebeChang.com
  2. 藍兒 2009/02/20 - 02:06

    其實之前我從來沒注意過堤真一演的角色,所以他有在大和敗金女裡出現囉?

  3. Elvis 2009/02/19 - 20:00

    看到堤真一我就會想到大和敗金女…XD

  4. 藍兒 2009/02/18 - 23:58

    @佶也:
    其實也沒什麼差啦,我是因為常看阿!

  5. 佶也 2009/02/18 - 20:55

    對日本藝人
    佶也較知道長相
    不記得實際名字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