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夢

隨風飛舞 自在飄移

夏日挑戰30之7愛書人、30之8戰場

023

昨天太想睡了,拿舊稿湊合著用,今天補寫,所以這一篇是兩天份。

2010夏日挑戰:題目是極短篇小說,限定500字-1000字

#愛書人

第一次看這本書是什麼時候呢?一點兒也不記得,但那時的我絕對想不到,只是偶然好奇翻開,一輩子就此糾纏不清。

只記得第一眼看到就像觸電一般。

只記得自己當初看完後欣喜若狂的心情,以及因遲遲等不到下一本那極度低落的心情。

只記得…

我想只要是愛書人都懂吧,這種又喜又悲、大起大落的情緒起伏。

有生之年能看到結局嗎?第一本出現距今應該超過30年了,到現在也才到第5本,結局還遙不可及。

是怎麼樣的複雜的情緒,讓作者花漫長的歲月琢磨著每一字一句。是怎麼樣的繁複的心情,讓作者至今只寫過這一個故事?一字一句都靜悄悄的觸動我的心弦,一字一句都像在描述我的心情。

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看到最後一頁,但除了焦急的等待,我什麼也不能做。因為好作品是不能催的,我一直這麼想。所以我耐著性子,就只是等著。

我是如此熱愛這本書,彷彿我的生活就是等待,等待之餘才開始度過我的人生。

但我從來沒對家人透露過我的熱情,這是我心中最甜蜜的所在阿,根本無法與人分享的。

所以我總趁四下無人的時候,才悄悄拿出來讀一讀…

「老公,你又躲在儲藏室做什麼?」

「唔,沒…沒什麼。」

妻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過來,我慌忙把手上的書塞進夾層裡。但她眼明手快一把搶過。

「吼,跟你說過幾遍了,以前的日記就不要再拿出來看了!都快被你翻爛了!」

#戰場

走過幾條街道,一條又一條相似的街道。相同的並不是街道的外觀。

我小心翼翼的走著,一步又一步,因為沒幾步,地上就躺著一具屍體,這些屍體有些已死去多時,有些卻是像是剛斷氣沒多久。

附近還隱約傳出槍響和呻吟。

「怎麼會這樣阿?」

「…」沒有人願意回答我。

走了許久,我楞楞地跟著前方的走著。

「離目的地還有多久阿?」我還是只獲得一片沈默。

為什麼什麼都不告訴我阿?

沒幾步遠,那個人似乎還沒斷氣,我快步走上前。

「你還好嗎?」回應我的是呆滯的眼神。

「他不在了啦。」旁邊的路人告訴我。

「喔。」不在?雖然不明究裡,但夥伴快走遠了,我只好快步趕上隊伍。

但前方中已經有人開始舉起武器,開始攻擊前方類似殭屍的生物。

隊伍中的人也陸陸續續開始加入戰局。

因為我心裡覺得很害怕,而且是第一次來這裡,身上並沒有任何的武器,只好默默的躲在隊伍中央,深怕自己被流彈掃過。

看著他們愉悅的表情,讓我越來越害怕。

「你拿這個!」不遠處,有個人朝我看來,並丟了個東西給我。

我接過來一看,是一支手槍。

難道要我用這個嗎?

也沒多想,因為在我發呆的時候,已經有個血肉模糊但還是可以移動的傢伙快速衝過來了…

「阿!阿阿阿!」我閉上眼睛把槍對著他亂打一通。

睜開眼睛一看,它已經倒地無法攻擊我了。

「恭喜你阿,終於拿到一分了。」結束戰局後,一個夥伴拍拍我的肩。

「第一次玩難免害怕,畢竟這可是實境射擊遊戲阿。」

2010年夏日挑戰極短篇樂多夏日挑戰

藍兒 • 2010/08/06


Previous Post

Next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