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夢

隨風飛舞 自在飄移

《熱演吧,出租家庭》和《紀子,出租中》

3941-1 3941-2

《紀子,出租中》是一部電影,《熱演吧,出租家庭》則是一本小說。故事重點都是家人的扮演,都和家庭有關。

《紀子,出租中》,導演是園子溫,曾導過《自殺循環》,劇情和《紀子,出租中》有點關係。

紀子逃離一點也不幸福的原生家庭,扮演起別人的家人,在這中間她才發現自己也可以有幸福的家庭。到最後島崎姊妹根本遺忘自己是誰。

島崎家原本是一家四口的幸福家庭,但是紀子始終很想離開到東京去,她想逃離現在的生活,於是她趁停電的時候偷偷的離家,很快換了身分做起家庭扮演的工作。就在紀子離家的這一年,妹妹很快循線也離家失蹤,母親在強烈的自責中自殺,父親甚麼事都不管,想盡辦法一心只想找回女兒。他想盡辦法,乾脆租了姊妹倆,並且做了不少準備。

當島崎姊妹走進和老家一模一樣的屋子時,立刻愣住,但眼神裡居然一點驚喜都沒有。他們不是忘記自己是誰,而是更想做假扮的家人角色。甚至後來在屋子裡躺了幾具屍體也無動於衷,反而在假媽媽回來以後,又回到扮演的角色裡。

她們的親生父親在終於找到姐妹。作為雇主,也開始家庭扮演。趁空檔他一直想說服姊妹倆回家,他唯一想要的就是重新開始,但是始終未果。可惜明明原生家庭的成員,卻只能在扮演的假家庭中說出真心話。

或許是正處於青春反抗期與父母之間的溝通不良,造成紀子在網路世界中尋找解脫,隨心所欲地扮演自己想要的角色,逃離現實沉悶的枷鎖下的沉重面具。然而,你真的認識自己,真的認識自己家庭裡的每一個人嗎?

《熱演吧,出租家庭》相較起來就和緩的多。作者是荻原浩,他的書我只看過兩本,比較喜歡的是《我的媽媽是殺手》。

同樣是家庭扮演,他們是一家人一起出動,但單純只是為了生存,沒有《紀子,出租中》那麼複雜的認同問題。有趣的是,出租家庭在故事裡已經是一門專門的行業,競爭性也很強,半路出家的花菱家經營得相當辛苦,於是家庭就這樣逐漸分崩離析。

花菱原本就是演員,沒多久就又回到本來的職業裡,也把整個家庭都帶進去,但是除了花菱自己,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。劇團經營正面臨危機,花菱在這個時候發現其實家人並不想和自己一起努力。

故事顯得很輕快,就像一團愉快的鬧劇中,

花菱一直反對妻子在舞台上演出,單純只是反對而已,但是妻子只是默默接受,就如同過去一樣,對於丈夫的想法全盤接收,既不反對也沒有意見。在故事後半段,她終於第一次表達自己的想法:我想演。

但是這也是最後一次。

在扮演別人或故事角色的時候,暫時把自己遺忘,然後也許會更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想法和情緒,回到自己的時候,是更了解自己還是更加迷惑?我覺得紀子始終沒有看清楚自己,包含過去和未來;花菱的妻子也許在舞台上,更加清晰的看到自己想要的,但花菱錯過理解的時機,又或許他從來也沒有真正了解過,妻子把家庭照顧的很好,他沒有問過也沒有想過,妻子真正的想法是甚麼。

兩個家庭中,做為支柱的父親,變得反而像是悲劇一般的存在。

書摘:

「每天化妝、穿上戲服,變成不是自己的另一個人,站在舞台上,說出不是自己的另一個人的話,做另一個人的動作,有時候會突然產生疑問。站在這裡的我,和離開舞台的我,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我?我到底是誰?

老媽可能也曾經想過這個問題--我到底是誰?」

影片書籍電影

藍兒 • 2012/09/08


Previous Post

Next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