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夢

隨風飛舞 自在飄移

他走了

過了好幾天,我終於整理好心情,寫心情很沉重的後續。

早上11點,在家屬的同意之下,醫師助理停掉病人的升壓劑(Dopamine),同時給予鎮靜安眠藥和止痛藥。並停掉所有的口服藥物及餵食。

很快的,尚有意識的爺爺,眼睛閉上後就沒有再睜開過,血壓也是一路從110/70掉到50/30。

家屬陸續在12點前後一批一批趕到。是爺爺的孩子們,其中大部分是我照顧爺爺3個月來從來沒見過的。

眼睛紅腫的奶奶一邊招呼這些家屬,一邊還向家屬解釋病情。這群人裡面,最了解爺爺病情的只有奶奶(是不是元配應該是無所謂吧)。

當我一邊在幫爺爺換藥,一邊回答其他家屬問題的時候。奶奶站在一邊,抓著我的手說:謝謝你對爺爺的細心照顧。

我看著慘白著臉,腫著眼睛的奶奶,一句心裡話也說不出來,只是言不由衷的說著這是我應該做的之類的場面話。

我討厭死亡。我突然有深刻的體會。

所以在聽說爺爺心跳開始掉的時候,我就像落荒而逃一樣,迫不及待的離開病房。

工作閒談

藍兒 • 2008/01/14


Previous Post

Next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