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夢

隨風飛舞 自在飄移

(偽)綠蠵龜

從今天開始,我們終於不用穿純白的護士服了…,改成整套綠色的薄制服,每天替換。

是短袖的上衣,鬆緊帶的長褲。第一次穿,興致盎然,還拍了新制服初體驗的照片(身材圓滾滾,穿甚麼都嘛圓滾滾,這就不必多說了)。

不過單薄、袖子又短的衣服穿起來實在是太沒安全感,每天把屎把尿的,真擔心一不小心笨手笨腳東沾西碰的,弄得一身都是。

不過今天只是剛開始,需要改變什麼,就慢慢來了,反正單位都已經步入末途了。

看習慣依賴呼吸器的病人,只是更加深絕不讓家人插管的決心。

明明知道,再也沒有復原的希望,明明知道,放手讓他走才是對病人好。

可是,對家人的不捨,懷抱僅存的一絲希望,就是讓人放不開。

聽學姐說了…

有一個約40多歲的女病患,是癌症末期。在她還清醒的時候,就曾經交代過家人,希望自己可以自然的離開。

可是,她還很年輕,孩子更是幼小。

臨到離開的時候,先生無論如何都放不下,所以所有的急救處置都做了,最後還是走了。

但,走的時候七孔流血,眼睛睜的大大的….彷彿帶著恨、帶著不捨

學姐帶著難以言喻的表情說,

先生抱著太太痛哭,聲聲抱歉,只怕久久無法釋懷。

學姐說她只是靜靜的站在一旁,什麼也說不出來。

工作閒談

藍兒 • 2008/04/16


Previous Post

Next Post